我們之間

  《我們之間》做為2014女性影展花蓮巡迴場中唯一一場的國片,除了影片本身無法忽視的對於兩性情感的細緻處理之外,相較其他非國片的片子,讓國內觀眾更有記憶點的就是本片許多觸摸到當今臺灣社會現況的台詞,同時也讓本片有了更豐富的社會厚度。

女性

  在俯視過壯麗的清水斷崖之後,第一個男女主角的鏡頭就是女主角 Julia 握著方向盤開車、男主角阿凱在一旁哼歌的畫面。即使到了今天,就算一群人都有駕照,當中只要有男有女,我們還是會下意識地讓男性坐在駕駛座。而在影片的一開頭有著如此和社會意識相左的安排,不僅僅是呼應了本片導演沈宜芸對於性別態度上有意識的創作,也在敘事上清楚暗示了男女主角之間的主被動地位。

  Julia 的角色設定從第一個鏡頭開始就讓我們知道她是傳統定義上較為「主外」的角色。除了開車的人是她之外,她也是那個需要一直煩惱公事的人—一般被認為是男人需要處理的事,同時她從影片的開始到最後都是發號施令的角色:不准阿凱接一直響的電話、拒絕參加阿凱家人的聚餐、質問阿凱為什麼要在花蓮買地、甚至決定主動對阿凱爆料她曾經跟別的女人上過床,阿凱對於這些攻擊幾乎都只有挨打的份。

  在駕駛座的另一邊,阿凱對於 Julia 旺盛的事業心感到相當的不以為然,他一心只想逃離上海、逃離一個充滿競爭的地方。他瑟縮在副駕駛座玩手機,是因為 Julia 嫌他開車太慢。但阿凱也不全然處在一個無法反擊的位置,像是他也自己做決定在花蓮買地要經營民宿,希望他們夫妻倆一起從上海搬回臺灣。有趣的是,Julia 不是討厭阿凱沒有上進心,而是氣他為什麼做決定卻沒有跟她商量。換句話說,Julia 並不覺得上進心這種被認為是男子氣慨一部分的特質很重要,重要的是兩個人相處之間的溝通。

  在一個性別角色被扭轉的文本中,阿凱還是試圖透過幫忙把道路上的障礙物清除以及協助路人修理爆胎來拾回一點自己的男性尊嚴,然而前者以阿凱和路人起衝突被 Julia 臭罵一頓結尾,後者則在 Julia 不可置信自己的老公居然逃避解決夫妻之間的信任問題而跑去幫人修輪胎的錯愕眼神中進行。

  Julia 主動揭露了自己曾經和她的助理上過床,阿凱的反應也相當有趣:「妳怎麼可以跟她上床啊?她是女的耶!」事實上我認為阿凱對於自己妻子的出軌反應太過平淡,一般人反應可能就直接把 Julia 丟在那條公路上自己開車回家了,但阿凱執著的點卻是Julia怎麼可以跟女人上床。也許是對於妻子出軌對象的性別的驚訝大過了妻子出軌這個舉動本身帶給他的憤怒。

  這樣的女主角太過強勢、男主角太過懦弱嗎?但導演並沒有對於這樣的人格特質安排做出任何的批判,否則就不會在影片的最後安排Julia 主動讓出方向盤給阿凱,那是一種夫妻之間彼此諒解彼此配合後所做出的和解與示好。

 

22K

  事實上導演真正批判的對象是隱藏在夫妻爭執背後的巨大社會因素。雖然全片的場景鎖定在蘇花公路上的一輛小小車子之中,但我們還是可以透過主角們的爭吵窺見整個臺灣社會甚至於兩岸及全球區域關係發展的脈絡。

  「你也知道臺北那是怎樣的薪水啊!」深深的無力感點出為什麼他們要離鄉背井在外工作的不得不的理由。導演藉著讓這個打扮入時的跨國公司白領講出這句台詞,反擊那些鼓吹低薪只是自己不努力的資本主義式論述。Julia 是一個有能力在國際企業工作的人,但她能在臺北找到的工作給的卻是「那是怎樣的薪水」。導演想說的是這顯然已經不是一個可以歸咎給個人的因素了,而是整個大環境出了很大的問題。青年低薪與青年失業是結構性的就業市場失衡,並不是怪罪給個人努力就可以輕易結案的問題。

  另外 Julia 也提到她覺得她只是在幫那些不會講中文的老外擦屁股,諷刺現時全球分工下還是那些會講英文的老外比較「有價值」,我們這些 yellow monkeys 即便有再好的工作能力,不管到哪總是會有那道玻璃天花板擋著。

  這些藏在背後的巨大陰影籠罩著阿凱和 Julia,但似乎連他們自己都沒辦法察覺到,只是一味的在表面上看得到的事件中挑剔對方,但其實還有一個真正的看不見的罪魁禍首壓得他們進退兩難。

 

花蓮

  相對於 Julia 希望留在上海拚事業,阿凱則是一直希望到花蓮經營民宿。花蓮在阿凱心中,是一個能夠提供美好解決方案的應許之地,彷彿只要兩個人一起搬去花蓮,遠離那個讓人心煩的城市,就能遠離過去的所有爭執。

  影片一開頭阿凱就說他「很討厭走蘇花,每次都覺得卡在這裡不上不下」,當下的情境是指地理環境上卡在台北和花蓮之間,但其實也很明顯的是在說他們的生活和事業。在上海的工作薪水雖然還算滿意,但同事之間的相處卻也不甚融洽,工作內容本身也提供不了成就感。

  但花蓮真的就是一個萬應的迦南之地嗎?剛好藉著女性影展巡迴到花蓮的這個脈絡提一下一個住在花蓮四年的人的觀察。花蓮的實際現況卻是中資大舉掠地造成房地價高漲、陸客到處跑、政治環境也令人絕望。當然這樣的觀察沒有在影片中被提出,但卻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方向,當我們連想像中最後的退路都沒了的時候,我們又還有什麼地方可以逃往呢?

 

公路

  阿凱和 Julia 在路途上的爭吵可以被看作是一趟他們夫妻倆在探索兩人關係的冒險旅程。他們被困在坍方的公路上,在狹長公路上的狹小方盒內,兩人被彼此逼迫著為對方的質疑提出辯解,毫無躲藏的空間,只能赤裸裸地面對彼此。

  公路上來來往往的各形各色的人們一向是公路電影不可或缺的要素,雖然《我們之間》看似沒有在這方面著墨太多,但其實導演還是很巧妙的把這些錯綜複雜的關係透過男女主角之間的談話鋪陳出來,不論是家人關係、同事相處、各自的交友狀況皆有著墨,讓即使鏡頭只有帶到一條公路兩個人,其背後的故事厚度還是能夠相當的立體。

  爭吵收尾在阿凱說出為什麼他沒經過 Julia 同意就買地,「我只是希望我們兩個能過得快樂一點。」Julia 聽到這個原因後心結全鬆,藉由 Julia 主動讓出駕駛座,並說沒關係啦也不用趕路了,明顯表示夫妻兩人間緊張的關係也跟著舒緩了。

  「剛剛那條山路不知道在哪裡?」結尾的最後一句話讓整趟旅程魔幻了起來。神隱少女式的公路歷險,彷彿剛剛的旅途只是一場幻夢。美麗的山海依然相伴,但公路上反射著陽光的小點中的兩人,卻因為一趟山路的旅程,而與初踏上歸旅時的兩人有了一點的不同。@mival

 


 

  難得會在影評裡面放預告片,不過因為可以看到這部片的機會實在渺小的無以復加,所以就看看預告片止一點渴吧~(但我覺得這部預告片沒有字幕真的是敗筆,男主角的 murmur 非常的難以聽懂啊哈哈)

 


 

  就許多方面來說,評論家的工作很輕鬆,我們冒的風險很小,卻握有無比的權力。人們必須奉上自己和作品,供我們評論,我們喜歡吹毛求疵,因為讀寫皆饒富趣味,但我們評論家得面對難堪的事實,就是以價值而言,我們的評論,可能根本比不上我們大肆批評的平庸事物。

 

料理鼠王Ratatouille(PIXAR.2007)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Mival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白話文就是歡迎你在非商業性行為下轉貼本文,但必須以明顯的標示在轉載文上附上出處連結,並發出引用通知。

 按個讚然後回個文  ↘


, , , , , ,
創作者介紹

Mival Fantasia

miv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